2018年废弃电器电子回收处理行业企业发展现状分析 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2018年,受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正规回收渠道建立不完善拉高企业成本、拆解基金补贴延迟减少企业收入来源等因素影响,我国正规电废拆解企业正面临着较大的发展困境。

一、正规拆解企业总数增长停滞,整体开工率不足

目前,国家对废弃电器电子处理行业实行行业准入政策。取得废弃电器电子拆解资格,并纳入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名单的公司才能按照合规拆解量申请基金补贴。截至到2018年11月底,合计五批共计109家企业进入基金补贴名单。值得关注的是,2013-2017年新增公司家数分别为48、15、3、0、0,总家数增长明显放缓,近两年已经处于停滞状态。这主要与相关部门控制行业扩容的意图有关。

与此同时,2013-2016年间,我国正规废弃电器电子拆解处理能力从1.12亿台增长至1.54亿台,复合增长率为11.23%。但是,废弃电器电子拆解处理行业整体开工率却维持在50%左右,且近年来开工率有下滑的趋势,产能闲置明显。尽管环保部还未公布2017年和2018年业内正规企业的拆解处理能力和开工率数据,但考虑到入围正规企业数量没有增加,估计行业内正规企业的处理能力不会有大幅提高。同时,因拆解基金补贴迟迟不到位,业内公司应收账款急剧增长,企业现金流紧张,提高开工率动力不足;以及部分拆解企业回收渠道不完善,回收成本高,盈利能力较差等因素影响,企业的开工率相较于2016年可能会出现小幅下降。

二、正规回收渠道难以建立,大幅提高企业回收成本

由以上分析可知我国正规回收渠道建设不完善,直接拉高了企业回收成本,降低了公司的盈利空间。这主要体现在从居民直接到拆解企业的回收渠道始终没能有效建立起来。

     相比于发达国家,我国正规回收渠道难以建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正规回收处理企业的规模化过于滞后。据统计,截至2018年11月,美国有资质的电废回收处理企业达2000多家,欧盟有500多家,而我国仅109家,远远少于发达国家。此外,我国还规定自2014年起,各类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年实际拆解处理量低于许可处理能力的20%时,取消给予基金补贴的资格,也使众多企业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

三、拆解基金补贴延迟发放,企业面临发展巨大发展困境成本居高不下压缩了企业的盈利空间,而与此同时拆解基金补贴的延迟发放又给企业发展带来重创。目前,我国废弃电器电子拆解行业收入主要来自于拆解物销售收入和拆解基金补贴,其中拆解补贴收入是企业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以专注从事废弃电器电子业务的鑫广绿环为例,2014-2017年,该公司的拆解补贴一直占废弃电器电子拆解业务收入的60%左右。可见,国内正规拆解企业收入严重依赖拆解基金补贴。

    然而,国内电废拆解基金补贴却存在严重的延迟发放问题。2018年9月,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联合30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龙头企业“上书”财政部、生态环境部,恳求尽快发放延迟超30个月的基金补贴,该补贴款已累计80亿元左右,联名报告描述了国内109家拆解企业有近1/3勉强维持生存、1/3停产、1/3面临倒闭的发展困境。由此可见,拆解基金的延迟发放给正规电废拆解企业的发展带来重创。

     事实上,拆解补贴基金的征收与发放确实存在入不敷出的问题,而基金补贴申请过于复杂的审核程序也加剧了基金补贴发放慢的状况。

     然而,尽管正规拆解企业遭受着成本和补贴延迟的双重打击,但随着环保政策趋严,行业洗牌现象仍将持续,市场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具体来看,作坊式非法拆解活动由于无环境保护设施、无需委托处理产生的危险废弃物、无需交税,拆解成本显著低于正规拆解企业。因此,存在大量的废弃电器电子流入手工作坊,正规拆解企业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而《环保法》的实施以及环保政策不断趋严,将显著改变这一生态,非法拆解的市场空间将不断被压缩。因此,预计随着手工作坊式拆解工厂的大量减少及拆解技术工艺落后、资金实力弱小的拆解企业退出市场,行业竞争格局有望优化,市场集中度将得到提升。

编辑: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市容环境卫生管理专业委员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