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手机回收:掘金者众多,真正爆发在何时?

还记得你那些被换掉的、坏掉的或者旧的手机去哪儿了吗?

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已经沉积了约10亿部废旧手机,回收率却不足2%,且被回收的旧手机中,仅有少部分进入正规拆解企业,多数流向广东汕头、深圳等地销售或进入非法手机拆解作坊,从而产生污染等问题。

这意味着,二手手机回收,既是一个发展空间巨大的市场,但同时也面临挑战。对于掘金其中的创业者来说,如何推动手机用户积极参与回收,让“沉睡”的旧手机被更好地利用,且真正实现环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拆解产业

手机,是可以提炼出“真金白银”的,这也使得回收废旧手机有了逐利的动机。

锐锋环保的创始人张晓真曾对外表示,一般回收来的废旧手机会被分成两种:第一种是可以直接使用的,第二种是不能被直接使用的。前者会流向深圳华强北的一些翻新商的手里,翻新成新机然后再出售给各种不同的渠道或者一些欠发达的地区。而后者,则很大一部分会被运到一个叫贵屿的地方。

贵屿,是一个地名,位于广东省汕头市,在过去二十年,这里被誉为“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由于手机能拆出金、银、铜,很多其他电子产品都可以,于是催生了中国规模惊人的电子垃圾产业链,也产生了像贵屿这种依赖于该产业的“城市矿山”。

有业内人士透露到,以一批5—10年前的废旧手机为例,每吨可以提炼出来200—300g黄金,1000—3000g白银,100kg左右铜,以及几克到十几克不等的钯、铂金。而传统的承包矿山做金矿开采,一吨金矿石的含金量大概也就只有15—20g。相比之下,一吨废旧手机的黄金含量要远高于金矿石。

苹果公司2016年发布的《环境责任报告》也显示,2015年苹果从约4万吨的废旧iPhone、iPad和iMac中,提炼出约2.8万吨可回收利用的材料,包括近1吨黄金和3吨白银,价值约为4000万美元。

废旧手机拆解,这是“暴富”的生意。但同时,也由于在“洗金”的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和拆解后废弃的垃圾,对环境造成了污染。

“做拆解,正规军和路边摊的成本也相差很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正规企业需要建设符合国家环保要求的工厂,采取环保技术,对员工实施基本的劳动保护,进行统一废弃物处理并缴纳增值税。但非法小作坊则没有环保投入、拆解工艺落后、人力成本低、不用缴税等等。

中国电子装备技术开发协会秘书长唐爱军对外表示道:“行业的无序是最大的问题。说实话,我们这一行投入大、见效慢、运营成本高,自身盈利能力弱。比起房前屋后就能开工的小作坊,正规再生资源企业仅固定人工成本这一项就要多出50%—60%,哪里还有竞争力?”

一个事实是,贵屿等地方曾靠小作坊似的拆解废旧手机等电子产品,获得经济增长,但也对当地环境造成很大破坏。不过近年来,贵屿通过取缔电子拆解户、建设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统一管理废旧手机处理环节,当地环境才得以改善。

掘金者众

不过这些被回收的手机,也只是废旧手机总量的一小部分。

事实上,有数据显示,当下我国已经沉积了约10亿部废旧手机,且每年新增手机4亿—5亿部左右。更关键的是,长期以来,国内的手机回收服务本身发展滞后。

人们对手机回收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路边小摊的状态,服务不标准化,手段不正规,信息不透明,清晰的价格体系和流程规范更是无从谈起,这样的业务形态已经过时,很难赢得用户信任进而大规模开展。这也使得,内地市场手机回收率只有2%。

于是,希望撬动这一巨额存量市场的创业者蜂拥而来。随便以二手手机回收为关键词,搜索一下,新金融观察记者便看到了,“回收宝”“爱回收”“回购网”“锐锋网”“易机网”“乐回收”“翼锋网”“淘绿网”“二手go”“好收网”“机友网”等数十个垂直平台,当然还包括转转、闲鱼等二手平台。这还只是不完全统计。

这同样被视为风口。据了解,其中不少平台都曾先后获得融资。2016年9月,“二手go”获得竹子资本1000万元种子轮投;11月,“回收宝”获得SMC投资的A+轮融资,同一年度完成了两轮融资;12月,“易换机”获得千万级pre-A轮融资。该年年底,“爱回收”方面完成了D轮4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当然,亦有手机厂商开始关注到这一回收产业。魅族便发布了一个名为mCycle的手机回收项目,回收用户的废旧的、闲置的手机,并提供相关补贴。华为也发布过绿色行动2.0手机回收计划,通过这一活动,用户可以将家中闲置的旧手机出售给华为,并换取华为、荣耀手机的等额代金券。

市场,是彼此都看好的。但如何培育消费者的回收习惯,是个难题。一来,消费者缺乏对回收品牌的信任,担心信息安全隐私问题;另一方面,对回收手机的价格问题经常会和回收商产生分歧。在用户看来,“几千块钱的手机,卖给回收方有时连零头都收不回来,不如放在家里收藏。”

而回收平台则有自己的算法体系,会与用户的心理价位产生一定落差。爱回收就曾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有很多无奈的地方,大部分用户会高估自己手机的情况。” 其CEO陈雪峰表示。

废旧手机回收,确实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大蛋糕。但距离真正环保、真正爆发,任重道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